当归_Junko

正经剑网三玩家兼职岳明辉圈外女友

【鬼杰】独活(2)


是真的有纪潘刘这个微信群的。
他不假思索的把老纪放在第一位,是因为朱星杰对他真的很重要。
聊天记录停留在他们吵架的前一天,老潘的一条消息。
“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,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”
A和O的故事,你一个B怎么有姓名。
王琳凯那天捧着手机私信徐圣恩。
 
朱星杰其实是个挺要强的O,对所有不熟的人都会摆一副面无表情的脸,他本来长相就算不上友善,高冷的很。
王琳凯第一次见到朱星杰的时候,以为他是个A。
那年他身高还没过180,一米七五的个子,他哥就高他五厘米。
他哥板着脸,和他的视线对上。
“嚯 真凶”
这是王琳凯的第一个想法。
于是他也学着朱星杰,板着脸,眼神犀利。
俩人视线有一次相对,王琳凯心想,你酷我比你更酷喽,于是更加面无表情。
朱星杰表情有些崩坏,王琳凯看见他扯着最角笑了。
“笑的时候一点也不凶嘛”
王琳凯破天荒的有这种想法。
王琳凯自认为是个cool盖,他做自己,肆无忌惮,就像是无忧无虑的孩童。所有人都觉得他心大,不在乎网上一些人的质疑谩骂,他一点点欺骗着身边的人,到最后,连自己都骗过了。
可朱星杰不一样。毕竟是早生了几年的哥哥,作为一个“年长”的大哥哥,当然是是时候要对少年人指条明路,灌输灌输心灵鸡汤的,虽然,可能没什么用。但就冲着他王琳凯叫自己一声哥哥,这事儿他也得揽着。小孩自己说不难受不在乎,心里难不难受谁又知道呢?朱星杰自己的烂摊子也没收拾好,但身为小孩儿的哥哥,师兄,勉强也算个前辈,毕竟比他多摸爬滚打了几年,他也得好好劝劝这个傻孩子。
 
朱星杰到王琳凯屋门口的时候小孩正暗搓搓的打游戏,键盘摁的哒哒响,小孩一条腿耷拉在电竞椅上,勾着拖鞋,另一只拖鞋被甩的老远,他手搭在那条腿的膝盖上,嘴里叼着跟棒棒糖,带着巨大的耳机让他与世隔绝,至少,是与室隔绝。
朱星杰就在他身后杵着,看着他开了一盘又一盘游戏。
 
没人知道朱星杰那时候想的什么。
 
“别怕”

今天熬夜了吗:

那一年的舞台 没掌声 没聚光
只有盆地边缘 不认输 的倔强
那黑的终点可有光
那夜的尽头可会亮
那成名在望 会有希望

七号凌晨

中下
 
王子异在LA过的还算不错,和大厂没差的在集训混宿,差别大概就是没有了一大帮人的吵
吵闹闹和随时都要淘汰的压力吧。
累,真的很累,他心里清楚,出道后的喜悦过去,面临的就是受众面更大也更严格的舞台了。
他心里暗下决心,一定要比没出道的时候更加努力,把握好每一次舞台的机会。
他总在练习室练习到深夜,匆匆洗个热水澡便沉沉睡去。
微博账号早就不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了,发些什么东西都要由经纪人姐姐看过才行。
微信他不是没看。
他想不好如何去面对Jeffrey。是以朋友?还是追求者?
Jeffrey对他到底是什么想法?他能接受自己对他超出【兄弟】之间的感情吗。
王子异没敢往下想。
恋人和兄弟,只能选一个。
王子异做不出来这个选择。
他想,他一定是喜欢Jeffrey的。
他想,把这个秘密埋进土里。
他也想过,干脆和Jeffrey断了联系吧,一了百了。自己对他的那些见不得光的想法也不会暴露,他最后的最后只会当作他通告忙,关系一点点疏远,但总归还是朋友,再见面的时候,他还是会用他的台湾腔一遍一遍地喊他“子异”
他从不去奢望董又霖对他有突破兄弟界限的想法,他在有些事情上,反应是真的很迟钝。他真的很呆,总会对所有人报以最大的善意,坦诚的讲出自己的一切。他真的很慢热,在某些方面迟钝的让人着急。
 
董又霖隔天早上睁开眼睛,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显示时间还是他往常起床的时间。
他不太习惯睡懒觉,他有他自己的生物钟,生病也不能打破。
姐姐早就走了,姐姐也有她自己的生活。留下字条和药之后就离开了董又霖的大房子。
 
董又霖拉开窗帘,清晨的阳光正好,有些鸟叽叽喳喳的飞过。他迎着朝霞,迎接新的开始。

他不否认自己的感情,但也不愿承认。
如此要好的朋友,不能因为自己一些想法失去。
他真的很喜欢王子异,不论是朋友还是恋爱对象。

小腿有毛绒绒的触感,打断了他的思考。
是董咚咚。
咚咚还算是只小奶狗,但体型却不算小,他很少进董又霖的卧室,一直都很爱安安静静的呆在客厅的窝里。
放在平时董又霖或许会和咚咚玩一玩主人和宠物犬之间的幼稚游戏,但现在董又霖必须把他抱出去。
还是只小奶狗,不能生病。
董又霖把咚咚抱出卧室,过了一会咚咚又跑进来,如此反复几次,董又霖有些倦意。
“传染给你可不算我的”
 
咚咚蹿上董又霖的床,伏在床尾,似乎睡着了。
 
 
你不是特务J,你是塞纳河畔的偷心贼。

今天拍的鬼哥
没p图的那种
太好看了吧他

【鬼杰】独活(1)

鬼杰 会带其他cp出场 abo设但出现不多 开不开车也不一定

龟速更新 文笔一般 见谅

本章微卜岳


小鬼记不清他们为什么分手了

朱星杰也记不起来

不大的出租屋装的是快要溢出的回忆

停不下来的争吵,瓷器 玻璃制品破碎的声音不断传来,满屋的狼藉触目惊心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吵架,也是这段感情的最后一次。

两个人的性子都极烈,朱星杰虽然是个O,有些时候却像个A一般,凶的要死。小鬼更是个炮仗精,一点就着。

朱星杰次次都宠着小鬼,选择退让,偏生这一次,他铁了心的不让步。

原因?谁都想不起来。小鬼记不起来,Jzen也记不起来。冰凉的地砖上的碎片不会说话,出租屋沉默着吞噬一切不愉快。

厚重的防盗门外一片寂静,连声控灯都不曾亮过。

第二天一切归于平静,枝头的麻雀以后蹦蹦跳跳,楼下溜鸟的老大爷哼着昨天的小调。屋内的狼藉却不曾抹去,碎玻璃安静的躺在客厅,床上还有朱星杰遗留下的味道,浴室的香气也还来不及散去,饭厅的菜肴早已冷去。

就好像什么都没变,什么都在。

小鬼找过朱星杰,他近乎病态,一次又一次的醉倒在马路边上,脚边的啤酒罐成群的摊在街边,七扭八歪的,但他们不孤单,理解不了他王琳凯这种大艺术家。

卜凡和岳明辉已经不知道多少次来捡他回家,卜凡抗起烂醉的小鬼,让他的手挂在自己肩上,搀着他一步步往前走。有文化有背景的岳明辉清理着他留下来的啤酒罐群,把他们扔进垃圾桶里,啤酒罐和垃圾桶发生碰撞,声音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十分明显。

小鬼拽着卜凡,他抬起头看着马路那头,扯着嗓子喊

“杰哥你大胆的往前走....”

这显然不是小鬼的style,他一次又一次的扯着嗓子喊,直到他喉咙沙哑,再也发不出什么响亮的声音。

岳明辉赶上来帮卜凡分担小鬼的重量,小鬼嘴里模模糊糊的嘟囔着什么,岳明辉听不清,卜凡也听不清,只有小鬼知道。

小鬼喊累了,嗓子也哑了,他懒得再发出什么声音,挂在两人身上,一抽一抽的掉眼泪。

“rapper的眼泪是很珍贵的”

小鬼在廊坊这么说过。

七号凌晨(中)

比预想的要写的多。
应该还有2-3篇就完结了。
文笔随缘出现。
抽空会把上一篇重新编辑 太潦草了。



Jeffrey意识到自己最近有点不对劲。
 
从王子异不告而别的那一天起。
 
他一直没收到王子异发来的的任何消息。
 
从npc互关,再到他们去LA。
 
九个少年名字不断的出现在热搜,他锁定的焦点永远是王子异。
 
想见到他。
 
这个念头出现在Jeffrey的脑海里。
 
见到他一定先抱紧她。
 
或许 一个友情kiss也不错。
 
嗯?
 
他在想什么?

董又霖先生没来由的慌了。
 
他觉得大事不妙,便愈发接更多的通告来试图填满自己的生活,以此逃避。
 
他不确定自己的想法,更多的是对王子异的惶恐。
 
他会觉得恶心吗?年轻的Jeffrey这么想着。
 
粉丝会接受吗?妈妈会担心吧。
 
太多太多的问题一拥而上,挤的Jeffrey头痛。
 
他揉了揉太阳穴,皱了下眉头。
 
不巧,这一幕被来探望弟弟的姐姐瞧见了。
 
本着既然看见了就不能不管的想法,姐姐拍了拍Jeffrey的头,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了他后颈一下。
 
“怎么?为自己即将大红大紫感到担忧吗?”姐姐半开玩笑的问他,她也知道,自家弟弟烦恼的绝对不是这件事情。
 
“没有啦”Jeffrey摇头,他自小有什么烦闷都是分享给姐姐的,姐姐年长他几岁,女孩子又早熟,就扛起了为青春期的纯情董同学排忧解难的职责。但这次不一样了,董同学已经是董先生了,肥大的校服随着他肚子上不多的脂肪一并褪下,换上了西装和精壮的肌肉。不一样的,和青春期不一样了,他不能说了,姐姐也会因此烦恼好久吧。
 
他选择闭口不谈,董先生选择一个人承担。
 
怎么说来着,他有他这个年纪应该承受的事情。
 
董小姐看着自己弟弟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发笑“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呢?”
 
他弟弟从小性子就随和,也甘愿去当餐桌上付账的“冤大头”,但也有不可撼动的倔,俗话说人总是有底线的嘛。其实他大部分事情都是憋着,自己消化,随着他年纪一点点增大来找她排忧解难的次数就越来越少,很多事情都是他自己扛着,向来是报喜不报忧。
 
“不一样的。”Jeffrey低着头说。带着一丝鼻音,听上去委屈极了。
 
“工作压力太大了?”姐姐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直跳。他弟弟不想说。她也不好去刨根问题。
 
Jeffrey没回话。
 
姐姐低头去看自家弟弟,发现他脸色煞白。
 
手忙脚乱的拨通了私人医生的电话,把沙发椅靠背往后调,让董先生躺一会儿。
 
 
伸手摸了摸董先生的额头。
 
是发烧了,感觉还不低。
 
姐姐叹了口气,打电话给经纪人延迟后几天的通告。
 
“时间不会为我停留 就如同我抓不住你的行踪。”

七号凌晨(中上)

文笔烂 勿喷
不出意外还有中下HH

Jeffrey上到保姆车看到的第一个人是自己的妈。

“小宝,你不会怪妈妈把你小时候的照片放出来吧”
语气有些小心翼翼。

Jeffrey一下就笑了,两个酒窝出现在脸上,揽住自己妈妈肩膀,拍了拍她的后背“怎么会呢。”

“你做的很棒了。”

“我知道”

“大家都说你呆唉”

“我也知道”

“他们叫你董幼龄”

“我知道的”

“你戴假发挺好看的”

“嗯.....”

出厂之后的Jeffrey开始了他忙碌的日常。

他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窝在家里打打游戏开着他跑滴滴的玛莎拉蒂了。

他的行程排的满满当当,但依旧不能阻止他登陆微博的热情。

他看到粉丝私信之前 首先看到的是热搜。

有人开始催促。

他答应了一声之后慌忙站起身。

手机从手心溜走,砸在了大理石地板上

他心下一惊,被这一声响猛的拉回思绪。

他俯下身去捡手机,像是等待开奖的小孩,期待着自己可以得到一些惊喜,譬如,没贴钢化膜的屏幕,还能完好如初。

可惜并不能,他把手机翻面,裂痕从一角蔓延到全屏。

他轻轻叹了口气,不断埋怨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小心。

“不想要太多”

王子异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他了。

Jeffrey行程结束之后直接跑去了Apple直营店。

他心里有些小小的期待。

会不会他插卡登陆微信之后 王子异会给他发消息?又或者,给他打一个电话,发一条短信?

理想总是美好的,Jeffrey插卡登陆微信之后,依旧是冷冷轻轻的那几条消息。

“要我怎么说 要我怎么做 要的不是我”

七号凌晨 (上)

不确定会写多少 想起来就码
双佛组实在好吃 最重要的是还有售后。
bug众多 私设也有
HE 不写刀子
文笔也就那样 随便看看不嫌弃就谢天谢地











廊坊的早晨总是冷冷清清的。
阳光透过窗帘打进室内照在Jeffrey的脸上。
没人叫他起床。

秦奋收拾好东西准备逃离大厂的时候,想起来还没见到jeffrey,于是蹿到了他寝室门前,叩响了房门。

jeffrey其实是一脸懵逼的。
他没有想到王子异走的这么突然,连声招呼都没打,也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匆忙收拾好东西后,Jeffrey把放在护栏上的鸡蛋箱搬进屋内,从满满一整箱到现在零星几颗,不由得感叹,时间过的很快。

他回头看看大厂,又看看全时。

他看见卜凡灵超扑向岳岳和木子洋。

他听到韩沐伯带着秦子墨靖佩瑶和左叶 在秦奋踏出大厂大门的那一刻 整整齐齐喊了一声 “欢迎回家”

“我怀念的”

王子异走的确实突然。

他半夜被叫醒,工作人员告诉他该走了。

黑暗中他看着床上熟睡的jeffrey,嘴角微微上扬。

他大着胆子伏在jeffrey床边。jeffrey平日里就很安静,睡觉的时候呼吸也是轻轻的。

jeffrey习惯裸睡,但睡觉并不老实。此时此刻他就抱着被子,大片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。

他轻手轻脚的帮jeffre整理好被子,帮他调整睡姿,让他平躺。

jeffrey像是梦到了什么,舌尖舔了舔下唇,嘴角微微上扬。

他一瞬间被冲昏头脑,脑内名为“克制”的线猛然崩断。

他吻了jeffrey。

也只是一瞬间的事,他马上就反应过来,猛然起身,甚至头磕到了上铺栏杆。

他迅速收拾完东西,拉着行李箱就离开了寝室,只扔下一句轻飘飘的再见。

“哟 子异 耳朵怎么这么红?”










徐圣恩x你 (1)

私设有很多 文笔不好。



是高三集训的日子。

你来的算晚,集训已经开始一星期了。
你背着画包,拖着放着画箱的行李箱尽量保证平稳,以保证画箱不会掉下去。你有些艰难的推开画室沉重的门。

是中午,难得安静的时候。你艰难的把行李箱提起,碰到门槛又无力的放下。你再次尝试,行李箱轮子碰撞到铁质门槛发出不算大的响声,你略有些尴尬,遂放下行李箱准备休养生息。这画室的门槛,有点高啊。

或许不是门槛高的缘故。
你扛着这些东西上了五层楼,纵使你总自诩女汉子体能也总有跟不上的时候。

你靠着墙边喘着粗气,隔着衣物感受到墙的温度。很凉。但让你感觉很舒服。

你听到有声音。

便往传来声音的地方看去。

少年的穿着干干净净的 简单的白色t恤搭配着五分短裤,腿长,且直。露出的肌肤很白净。
但你最先关注到的还是他脚上蹬的那双aj1联名款。
撞鞋真可怕。你这样想。


少年渐渐走近了,你也看清了他的长相。
是你们学校这届出了名的学生。
学习好,家境好,长相也不错,美术生 会打扮,没事就去参加各种活动,妥妥的风云人物。

他越来越近 你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。

撞鞋不可怕。撞香才可怕。
你想起了被遗弃在家的李先生,后悔着为什么只带了大地。

他在你面前停下了,他朝你笑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脸上。

“行如芝兰玉树,笑若朗月入怀。”

没来由的 你想起这句话。